【儂儂時尚電子報】提供各種多元的時尚知識及職場求生的技巧,讓妳成為工作領域裡最漂亮的粉領新貴! 【Mr.Play,不累 視視看】包含重要新聞、社群最夯話題、優質節目內容,讓你透過E-mail輕鬆觀看影音新聞。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7/26 第1979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Mr.6

每個人都很羨慕又懷念的單身時光,為何總是莫名其妙的「短暫」?

我抽了號碼牌。

「咚咚咚,來賓一百二十五號,請到1號櫃台。」

正想衝上去的我,瞄到旁邊的座位一陣騷動。

轉頭一看,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老人站了起來。

不,應該是好幾個圍在老人身邊的人,一起將老人攙扶了起來,他們手忙腳亂,有人推離輪椅,有人去搆來椅子,有人扶住老人。

低頭看一下剛剛抽的號碼牌,才發現自己是一百二十七號。不是一百二十五號。

眼前這位老人,才是一百二十五號。

真誇張,這位老人,身邊共有四個人圍著。

其中兩個,看起來應該是老人的兒子,一個胖,一個瘦,都是中年人了。

另一位看起來只有10幾歲,應是孫子。

旁邊還有一位女性,皮膚黝黑,應該是外籍看護。

不過只抽個血而已,弄得四個人手忙腳亂,老人伸出了細細瘦瘦又老老的手臂,護士敲了又敲,拍了又拍,搓了又搓……。

「找不到血管。」護士咕噥。

這老人看起來好虛弱。

不禁心想,他好像來日無多,卻還得做這麼多痛苦的檢查,又打針又幹嘛的。

我不忍再看下去。

我閉上眼。

「咚咚咚,來賓一百二十六號,請到2號櫃台。」

這還不是我。我是一百二十七號。

我掙開一隻眼睛,沒有人去櫃台。

即將再次跳號,我屁股也準備好衝上前去了,但,我又瞄到,眼角再次出現一陣騷動。

這次又是什麼?

是一個小男孩,滿臉恐懼。

顯然他還黏在座位上,他媽媽站著。

瞧那媽媽,一下子看著2號櫃台,一下子又拉著那小男孩的手,一看就知道,是小男孩不敢抽血,媽媽正在苦苦勸告。

我笑了起來,閉上眼睛。

我要自己很有耐心,很有耐心的等。

畢竟,一位是找不到血管的老人,一位是初次抽血害怕得直發抖的小弟弟。

等了不知多久,終於,「咚咚咚」。

來賓一百二十七號,請到1號櫃台。

是「我」了。

我跳起來!

一看,1號和2號櫃台都已經無人。

那位老人已經離開。

那位小朋友也不見了。

只剩「我」。

突然,這醫院整個安靜了下來。

安靜了下來,讓我感覺特別的強烈。

這感覺,是一種叫做「孤單」的感覺。

「天啊,」我心想:「只有我一人來到醫院?」

「我會不會死在這邊,也沒人知道我在這裡?」

「我會不會就這樣一直到老,沒有人扶我抽血,老死在醫院也沒人管?」

我突然覺得,醫院好空。

我突然覺得,心裡也好空,特別是這一晚。

我一個人搭車回家,公車好空。

我一個人步行,巷子也是空的。

不用說,回到家,點亮了所有燈,家,也是空的,所有的東西擺得整整齊齊,除了電視搖控器,沒有一樣東西必須去動,我也不會去動它們;而只要我不去動,沒有其他人會去動──

廢話,因為這個家,只有我一個人。

這一個晚上,我真的「受不了」了。

晚上10點,我趕到花店,趁打佯前,打點了一束玫瑰。

晚上11點,我從二十四小時書店買了一只小小的紙盒,小到只容得下一只戒指。

隔日,我趕在中午前,驚喜出現在「她」的辦公室,拿出了所有求婚的人會拿出的道具,該有的都有了,該講的也講了。

結果也是歡樂的。

三十年以後,我70幾歲了。

我來到醫院,虛弱的,被我的兒女攙扶著,旁邊跟著一位看護。當我準備要抽血之際,突然想起了什麼──我看了看自己那一支細細瘦瘦又老老的手臂。再想起了什麼。

就在「咚咚咚」的時候,我想起來了。

我瞄了一眼後面。

我知道,我在找尋什麼人。

嘿,還真的被我「找」到了。

找到了一位。

這個人,看起來多麼年輕,正閉著眼睛。

我看著那個年輕人。

我看著那個「自己」來醫院的年輕人。

我跌入回憶,30年前我自己來醫院的那一晚。也就是後來短短24小時內衝動求婚、瞬間告別多年單身的那一晚。

當護士開始用力的拍打我那根細細瘦瘦又老老的手臂,一邊咕噥找不到血管,此時「咚咚咚」的響起,來到隔壁櫃位的,是一個小朋友,和他的年輕母親。

那年輕的母親,正在安慰著那個小朋友。

我微笑著看著,突然間,又想起了什麼。

不,並不是30年前的那個晚上的那個不敢打針的小朋友。

並不是。

那是一個,更「遙遠」的記憶。

好遠好遠。

我努力的想。

努力的想。

護士仍努力的拍打,用針頭試探,就在護士高呼「找到了」,一股冰沁的酒精被擦在我細細瘦瘦又老老的手臂,我突然想起來了──

那是,60多年前。

那是我9歲的時候。我的母親,帶我來到醫院。

那時候的醫院,黑黑的,臭臭的,藥水味。

9歲的我,真的痛恨醫院。但一旦來到這裡,就一定得打針。很抱歉,我的媽媽是不能「說情」的,再說下去,一巴掌打過來!趁現在媽媽還沒生氣,得聽她的,然後,得去乖乖的被打一針。

真的太可怕了。

當時,我真的好想趕快長大。快快長大!

「咚咚咚」響起。

該我了,我不想打針,我不想打針!

母親不斷的叫喊我,但我太害怕了。

這時候,我看到,旁邊站著一位大人。

這位大人手上也拿著一張號碼牌,可是,他旁邊沒有這麼兇又這麼大隻的媽媽。

他只有一個人。

所以,他是自由的。

天啊,他還在幹什麼?

為何還在這間黑黑臭臭的醫院?

他可以跑啊!可以逃走啊!

不要打針啊!

我看了那位叔叔一眼,好羨慕。

有一天,我也要自由。

像這位叔叔一樣,不必再看大人的臉色,我愛看醫生就看,不愛看就不看。我愛看電視,愛晚歸,愛自己搭公車,愛自己亂走亂逛,都沒人管我,那該是多爽的一件事呀。

「會有點痛喔!」護士說。

70幾歲的老人,我,終於理解了一件事。

小孩非常期待長大,愈長大,人會愈來愈乾淨,房間愈來愈簡潔整齊,而「家」裡的人也愈來愈少──

直到只剩自己一人。

貌美,自由,年輕。

年輕且獨立的時光,多麼令人羨慕的時光。

過了那年輕又獨立的時光,結婚生子再有孫子,回到家庭生活,小家庭變大家庭,兩個人變出整個家族,屋子又開始亂、又開始髒,生活又開始七嘴八舌,亂七八糟……至死之前,大概都再也不會有機會享受獨立。

重點就是,那年輕且獨立的時光,那段曾經多麼羨慕的時光,和你整段人生比起來,總是離譜的「短」──

有人只有四個月。

有人只有一兩年。

有人會有五年。

有人可能二十年。

無論幾年,基本上,都是短的,畢竟現在一個人都活到80歲呵。

小時候,你很羨慕它,希望它快快來。

老了,你還是很羨慕它,懷念著它。

但實際上,它卻這麼短。

是你讓它這麼短的!

它明明是自己的,好不容易發生了,卻也很容易就溜走─—抱歉,是你自己讓它溜走的!

一個人的單身時光,都是要「失去」了以後才知道「它」有多美好。或許,上天本來就設計它,讓我們遠遠的欣賞──這樣,它才會永遠跟著你,永遠記得它的好。

(圖片來源:Tri Nguyen link

 

「Mr.6」的本名為劉威麟,美國史丹佛電機、管理雙碩士,14歲移民加拿大,而後移居美國矽谷,互聯網經驗超過15年,出版12本書,返台後投入創業投資與網路產業,與在矽谷創業成功賣出公司的弟弟劉威廷共同經營「Mr.6行銷團隊」,繼續經營最愛的網路產業,助企業挑戰更高效益的網路解決方案,邀請Mr.6演講或授課請來信:help@mr6inc.com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