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儂儂時尚電子報】提供各種多元的時尚知識及職場求生的技巧,讓妳成為工作領域裡最漂亮的粉領新貴! 【Mr.Play,不累 視視看】包含重要新聞、社群最夯話題、優質節目內容,讓你透過E-mail輕鬆觀看影音新聞。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7/27 第4027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記憶藏寶圖】父親的老班長
【青春名人堂】須文蔚∕原住民族智慧 部落App串起 山海間的珍珠
【口袋裡的私房景點】頭社水庫
一句好話

 
 

 
心情札記
 

【記憶藏寶圖】父親的老班長
文∕劉建浩/聯合報

就在論及婚嫁之際,女方的議員父親極力反對,

認為本省女大學生怎可嫁給外省阿兵哥?

透過關係將老班長調至金門,不讓他回台灣……

洞穴屋裡的神經杯杯

「神經杯杯」是孩子們對這位「老芋頭」的稱呼,從我有記憶以來,外雙溪山邊違建的家下方,有一間類似洞穴的小房間,就住著這位神經杯杯,父親口中的老班長。他總是蹲在山坡上望著遠方若有所思,心情好時會用濃厚的鄉音哼唱幾句京劇,但大部分的時間還是躲在那洞穴中。

過年過節時,父親會叫我拿一些飯菜給他,可是我非常害怕,一來那小房間太像鬼屋,又濕又暗;二來大孩子們總是對他唱:「阿兵哥,錢多多,呷饅頭,真豬哥。」更加深了我的恐懼。所以,我總是在他應門後瞬間將食物遞出,轉身就跑。

話雖如此,過年時那些大孩子卻也常常假意要給他拜年,騙取一些紅包。神經杯杯心情好會拿些零錢打發這些人,有時則將他們轟出去。於是大孩子們邊跑邊喊:「神經杯杯起肖打人啊!」一哄而散。

隨著年歲漸增,我開始覺得神經杯杯滿可憐的,他三餐都在狹小的洞穴中煮食,天氣不好的時候,雨水還會灌入房內;放晴時,神經杯杯會將那早已發霉、黃到發黑,簡直汙穢不堪的被子拿出來曬乾。慢慢的,我趁轉交食物偷偷地往他房裡瞄一眼,發現他其實除了蹲在山坡遠眺,大都在房裡寫毛筆字。

終於,有一天我向父親問起他的故事。父親還沒開口,就先長嘆一口氣。他說,神經杯杯原名黃仁輝,來自廣西,是他剛到台灣時的老班長。

國民黨潰敗到台灣之初,被美國放棄,物資缺乏,當兵的尤其可憐,每天吃不飽,出操、體罰、挨打更是家常便飯,若遇上班長們心情不好,隨時會莫名遭關禁閉。在這樣的生活下,只有這位老班長不會胡亂打人。

後來,老班長因為戰技比賽全軍第一,獲得拔擢到軍官班,之後更一路升遷擔任憲兵上尉連長,駐守基隆火車站。

那時有一位台灣大學女學生因為每天通勤,看見老班長英姿煥發的模樣,對他深有好感,兩人很快墜入愛河。但,就在論及婚嫁之際,女方的議員父親極力反對,認為本省女大學生怎可嫁給外省阿兵哥?他透過關係將老班長調至金門,不許他回台灣,而老班長也就在那個時候因為極度悲痛,出現了思覺失調的症狀。

三、四年後,他被送回台灣某軍醫院療養,兩年後遭到勒令退伍,流落街頭。

寄不出去的斑斑血淚

民國五○年代,蔣介石發現反攻大陸無望,准許士兵結婚,父親也在那時與母親結婚,並在外雙溪山邊搭建了我二十歲以前的家。他從同袍那聽說老班長流落街頭,便在老家下方建了一間洞穴屋給老班長住。

民國74年,我們搬離被颱風摧殘得到處漏水的老家,老班長仍住在他那洞穴屋內,父親則每隔兩、三天踩著腳踏車帶食物去拜訪他。偶爾,我陪父親回老家看看,也順道探望他。

成年後的我看待這位老班長的遭遇,已經不只是可憐,而是淒涼了。常年住在洞穴屋使他痀瘻,並且久咳如肺癆,更不用說房間內幾乎所有東西都發了霉--連同貼滿牆面、用毛筆寫成的「想家」兩個大字。好幾次我們想帶他去醫院,他卻打死不從。聽父親說,老班長當年在醫院療養時過著非人的生活。

一天下午,父親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家,告訴我老班長過世了,他叫了救護車將遺體送至榮總。第二天,我與父親前去整理老班長的遺物,發現床鋪下堆滿了被蟲蛀掉的家書,裡頭全是他寫給雙親的斑斑血淚,但一封也寄不出去。

八○年代初開放大陸探親後,父親終於打聽到老班長家人的消息,得知他父母被共產黨整死,兄姊們也都過世了,只剩下一位從未謀面的姪女。父親利用探親的機會,將老班長的骨灰帶回廣西老家,留了些錢請他姪女予以安葬……

前些日子,我看完公視的《一把青》,想起這些逐漸被人遺忘的悲劇人物,他們為台海安定付出大半生,卻是淒涼地過完自己的一生。在高舉轉型正義的大旗下,總覺得似乎該有人為他們留下雪泥鴻爪。

【青春名人堂】須文蔚∕原住民族智慧 部落App串起 山海間的珍珠
今日登場∕須文蔚/聯合報
夏日探訪屏東的好茶、三地門、安坡部落,原本不到一個小時的車程,因為國安管制的緣故,四、五個通往山上的路口都布置了拒馬。於是我們的車子在烈日下於巷弄間突圍,終究只能無望地停在路邊,望著天上盤旋的直升機,心中念叨著原住民作家奧威尼.卡露斯在《雲豹的傳人》中的描述:「西魯凱有一小小的部落,從霧台社區步行約需煮熟一鍋地瓜粥時間的路程。」我們也在車中悶等了約一鍋粥的時間,才獲得放行,到達好茶部落。

魯凱族人歷經了多次遷移,賽洛瑪颱風後,一百一十多戶於1978年搬到新好茶社區,但是無情的命運如影隨形,2009年的八八風災,新好茶慘遭滅村。當時回鄉救災的李金龍說,家族的財產、文化和記憶都被大水毀滅,唯一慶幸的是族人都先撤離了,所以世人只知道小林村的慘劇,沒有注意好茶的悲劇。

原本只是回鄉救災,如今則是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的李金龍笑著說,災後遷到禮納里部落的都是老人家,總要有年輕人回鄉陪伴與思考部落生計,他因此辭去軍職,號召志同道合的居民,一起在歐式的永久屋聚落復原百合般的文化精神資產,把石板屋的意象迎回巷弄間,讓魯凱的飲食文化成為餐館,發展Home Stay(接待家庭)的模式,讓四十餘戶族人打開大門,把空下的房間當成小米田,接待台灣和世界各地的遊客,陪伴老人家,聽口傳故事,認識孫大川所描述「靜穆如山、沉潛內斂,這當然是善於攀越、精於狩獵的魯凱人,才能呈現出來的人格風貌」。

八八風災後兩年,百廢待舉,馬英九總統到部落Home Stay,翌日描述此地像是普羅旺斯,引發正反兩面的爭論與風波。李金龍說:「我們這邊的網路點閱率破百萬,後來就變成名副其實的普羅旺斯,也種下了好的果實。」部落發展社區旅遊與手作體驗,漸漸受到歡迎,愈來愈多青壯年回到部落。目前位在禮納里部落好茶十七巷的迎賓中心,總是洋溢著音樂與舞蹈,巷內有各式各樣的小吃與特色飲食,像是小米甜甜圈、愛玉冰、紅藜水餃、紅藜西米露、小米年糕、藍色香草茶等,甚至五星級飯店才嘗得到的魯凱式法國料理,都進駐巷道裡。部落也開始發展網路行銷,讓更多人認識這裡的美好。

當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祕書長金惠雯接手「智慧部落」計畫時,她和族人商議,以穿過此處的公路為名,「屏北185」為品牌,串聯霧台鄉好茶、三地門鄉安坡、青葉、青山、地磨兒、瑪家鄉瑪家等部落,鼓勵民眾把文化觀光點的資訊,以及發展在地農作、飲食與手工藝的點點滴滴,拍攝並上傳App平台,「你會看到風味餐和藝術品的生產履歷,除了信任,會有更多的感動。」

透過智慧部落App,已經串起散在屏東北部和花蓮秀姑巒溪的部落,這些不為人知的珍珠,都是含著眼淚微笑著的景點,等待人們的鑑賞與品味。

【口袋裡的私房景點】頭社水庫
劉國信/聯合報
如果說,山明水秀的日月潭是群山疊翠間一顆閃亮的明珠,那麼,如小家碧玉般隱於山背一隅的「頭社水庫」,就像是這顆明珠旁的綴飾,雖不起眼,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韻味。

水庫坐落於省道台21線68公里處,大舌滿溪上游,入口處可以俯瞰頭社盆地,但少有人留意到一邊有著「南投水利會頭社水庫」幾個大字,只有行家知其門路。

步道山壁布滿蕨類植物,可想而知是個水氣豐沛的地方,溪邊棧道坡度平緩,漫步其間,恬適自在。夏日裡恣意奔放的野薑花,陣陣芳香撲鼻而來,伴著淙淙溪水,不僅有著絲絲沁涼,也是五、六月間賞螢的最佳所在。

沿路有幾棵樹形高大的大葉石櫟、相思樹等被巧妙地保留下來,與棧道連成一體,不小心還會撞到頭,卻是通往幽境必經之路。

繞過曲流,河面漸呈寬廣,朱紅色吊橋橫跨其上,橋下視野豁然開朗,一方漫漫水域沉靜地展現於前。水平如鏡,映照藍天、白雲,翠綠山巒與婆娑樹影,好似一幅停駐在時間長河中的畫作。

偶爾也會有白鷺鷥等輕盈掠過,習習山風攪亂止水,劃破這寂靜的停格,漾起圈圈漣漪,倒影瞬即化為擴散的波紋。

沒有車馬的喧囂,沒有過江之鯽的人潮。除了夏蟬的鳴唱、五色鳥的求偶聲外,四下寂然。

來到頭社水庫這片得以讓人放空、沉思的小天地,抖落紅塵的擾攘,何嘗不是人生旅途中難得的小確幸。

一句好話
紀昭秀/聯合報
心寬,

就不怕路窄。

 
 

 
訊息公告
 
 
 

 
用找找書培養孩子專注力與邏輯力
給孩子一本貼紙書、或是有翻翻小機關的繪本,指定某樣東西要孩子去找出來,通常是讓孩子快速安靜下來的好方式,這種看似簡單的小遊戲,除了培養孩子的觀察力、邏輯力,其實也是訓練他們主動找答案的好方法。

為何大受歡迎的曲子,總有不斷重複的副歌?
想一想,平常你喜歡聽的流行歌曲,是不是都有著不停重複的副歌?而且,是否這不斷重複的旋律,即使聽上幾十次、甚至幾百次仍然不會厭煩?事實上,世界各地文化中的音樂,都有這種重複性的特點。但為什麼會有這個現象呢?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