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日劇、韓劇…選擇那麼多,要選哪一部?聽部落客怎麼說─最精選的部落客影劇評論就在【影劇大好評】! 想成為一個成熟、快樂且有競爭力的「全人」?快來訂閱【30雜誌電子報】,讓你擁有不一樣的全新視野及思維!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7/25 第4025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自說自畫】故事膠囊
【青春名人堂】黃致凱∕盆子多大,樹就多高
【口袋裡的私房景點】他們仨
一句好話

 
 

 
心情札記
 

【自說自畫】故事膠囊
文∕阮光民/聯合報

現在和往昔並存在同一空間,過去可以和很遠的未來交談。

其實老建築都有這種一聲不吭卻能說故事的本事……

停在

民國九十六年的車站

面對瑣碎不成形的故事,我像感冒膠囊一樣地把它吞進喉嚨裡去,也像是山洞吞了一節火車車廂。

火車車廂就是這樣,一群人包在裡面,或坐或站地往目的地去。到站後,上車、下車,有些人帶著故事而來,有些人帶著故事到別處去。每顆膠囊都有它的功用,每節車廂都裝了很多故事。

隨著新竹縣內灣的觀光成長,縣府要重啟內灣線一線九驛的計畫,打造漫畫鐵道,包含辦漫畫夏令營,也舉辦以內灣線為主題的漫畫比賽。2012的夏天,我為此去當地取材,也第一次搭了內灣線。

內灣線保有原本的綠山環繞,橘黃色的電聯車醒目地穿梭在竹中(六家)、上員、榮華、竹東、橫山、九讚頭、合興、富貴、內灣這九個站,每站距離大約兩公里。這些站是沉默的,除了假日平常很少人探訪,鐵軌上的枕木蒙著一層灰,像是許久沒人彈奏的琴鍵。九個站當中有些站已經列為丙級車站,沒有站務員,平時乘客人數個位數,很難想像以前這條支線的風光。

九讚頭是我喜愛的一站,那些舊的水泥廠仍佇立著,可以想像以前工程運作,塵煙遮掩之際,那畫面會有多像宮崎駿所創作的世界,譬如《天空之城》。即使是現在,遇到下雨或冬天有霧氣的時候,也會有同樣的光景。

從剪票口看過去,九讚頭月台像座四周環繞海的島,電聯車如同行走海上,靠岸後下車的乘客需走下階梯,行走於水泥板塊上才能到彼端,出入口也僅有一個--最繁盛時期每日有百人從這進出,乘載著台灣第二多的貨運量。

除了自己腦補的想像畫面,會喜歡這一站的另一個原因,是時間一直在前進,但這些建築卻在某一個時間駐足不再往前,就停在民國九十六年。現在和往昔並存在同一空間,過去可以和很遠的未來交談。其實老建築都有這種一聲不吭卻能說故事的本事。

同一陣風

不會再吹第二次

三天兩夜住的民宿在內灣,如果以開車作為交通必須繞一下,但如果是步行可以從廣濟宮往右走,跨過鐵道順著長著小草的階梯往上走,會和木製的路燈擦肩,通過綠蔭小徑到達民宿。不過,雨天時老闆不鼓勵走這條小徑,他擔心腳不穩走道會變成滑水道。這家民宿的地勢高,白天可以看見老街,晚上可看夜景,雨後山嵐縹緲時有身在五里霧的錯覺……很幸運的,這三天裡全都體驗到了。民宿是由一對年輕夫妻共同經營的,家有長者,如有房客訂晚餐或烤肉,一家老小都一起進出廚房招呼,我隔著吧台看,所有畫面都有可能成為創作的草圖。

我坐在車廂隔著車窗看外面景色掠過,夏天,大自然用最多的顏色是讓人心曠神怡的藍、白、綠三色,我猜是為了平衡體感熱吧。嗯!先想個夏天的故事好了,最好這個故事能串起這些車站的故事。我拿出筆記本,先把站名都列出來,安排角色在哪個站上車,哪個點相遇。我畫慣了一個地點角色進來的故事,這樣多地點的安排過程實在很燒腦,慶幸內灣支線是單純的。想故事過程像吞很大顆的膠囊,想通劇情安排那一刻的爽,像原本卡在喉嚨的膠囊順著水到胃裡去,想不通就是往氣管去--就嗝屁了。

終於,我完成〈夏風吹來的嫁衣〉,也幸運得獎了。這篇漫畫裡有兩個角色用了季節當名字,因此我又聯想內灣線其他三個季節會是什麼樣的景色?要嘛,就補齊四季吧。不過當時我還在連載《天國餐廳》,能力有限,只能先把看到的畫面存在腦子當草稿,再慢慢地清稿讓線條清晰。

在某次座談裡,有人問我如果想了個劇情,後來畫的過程中發現連貫不上時,是否該放棄?我回答他以前是會丟棄的,但後來有後悔,之後就不會了。一個靈感進到腦子像是風吹過去,同一陣風不會再吹第二次了,得記下來。沒能用上不是靈感糟糕,或許是我們當下的能力還不夠延續它、發展它。

2017,我有機會重新整理2012年的腦子管線,幸好膠囊還在。現在和過去重新再對話,現在的我或許更有把握把當時想的片段再補得完善一些,於是有了《鐵道奏鳴曲》的誕生。

為何用「或許」,是因為再過幾年之後又會感覺自己能做得更好吧。

創作也像是火車啊,一站過一站的。

【青春名人堂】黃致凱∕盆子多大,樹就多高
今日登場:黃致凱/聯合報
前陣子,我在整理陽台的盆栽,樂樂跑過來湊熱鬧,她看見一盆黃椰子,十分興奮地大喊:「阿爸,這是椰子樹耶!」我訝異這個五歲半的小丫頭,怎麼一眼就能叫出植物的名字:「妳怎麼知道它叫椰子樹,老師教的嗎?」樂樂皺著眉頭嘟著嘴,佯裝生氣的樣子:「阿爸你很呆耶,你忘記了喔?就是《海洋奇緣》裡面啊,Moana的家有很多這種樹,他們在海上還遇到可可怪,也是椰子變的。」嗯,很好,我再次見證迪士尼對兒童的影響力。

「可是阿爸,我們家裡的椰子樹為什麼沒有椰子啊?」樂樂瞪著圓滾滾的大眼睛看著我。「樂,這種叫作『黃椰子』和海洋奇緣的椰子樹不一樣,妳看這邊黃黃一小粒一小粒,就是它的果實。」她好奇地繼續問:「那黃椰子樹會長很高嗎?我以後要爬上去。」我摸著她的小臉:「我們家的椰子樹種在花盆裡面,土只有一點點,所以長不高。如果種在地上,可以長到兩、三層樓高。」樂樂不知道是沒聽懂,還是對這答案不滿意:「椰子樹為什麼種在地上可以長比較高?」「因為地上的土很多,樹的根可以鑽得很深,往四面八方生長,吸收的營養比較多,所以長得比盆栽裡面的樹還要高,還要大,懂了嗎?」

樂樂似懂非懂地點頭,轉身走進客廳,拿起《海洋奇緣》裡小豬噗噗的絨毛娃娃抱在懷裡,似乎在彌補剛才幻想破滅的失落感。看著她小小的身影,我有種感悟,植物的世界如此,人類世界大概也是如此吧,生長的環境會限制一個人的格局,而這個限制是不知不覺的,因為我們會以為身處的這個盆子就是全世界了,一直到根在盆底不斷生長,滿到從排水孔鑽出來,發現沒有土了,枝葉也不再開展,我們才會意識到,這大概就是極限了。但這是植物生長的極限,還是空間給予養分的極限?眼前所遭遇的可能不是撞牆期,而是繼續成長的遙遙無期。我想許多朋友都有種盆栽的經驗,遇到這種狀況我們就會換盆,四吋盆換八吋盆,八吋盆換十二吋盆,換到更大的空間後,補充新的肥料,植物又可以再繼續長大。

盆子多大,樹就多高。當發現自己再怎麼努力,都覺得手腳難以施展時,幫自己換盆吧,換到一個更大的空間,給自己更多的土壤,給自己更多的陽光,或許生命可以開出新花,結出碩果,長成另一種美麗的姿態。

【口袋裡的私房景點】他們仨
王如斯/聯合報
我經常去的步道終點,有個寬廣的木製平台,平台下的河岸是我的口袋景點。不過,並非此處風景絕美,而是因為「他們仨」令我心儀不已。

他們仨幾乎每天準時出現於河畔,固定由胖胖的白髮大叔,推著一只會發出「古拐、古拐」聲的輪椅。輪椅上,坐著一位老太太,一看就知她與大叔是母子。而輪椅後頭加裝一個籃子,裡頭坐著一隻老花狗,把籃子擠得滿滿的。

到達定點後,老太太下輪椅扶著欄杆練習走路,老花狗卻耍賴不肯出來。這時,大叔會從口袋裡拿出小球,把球丟出去,讓老花狗興高采烈地去撿。老狗追球有時會跑過頭,把正在石頭上曬太陽的烏龜嚇一跳,逗得老太太開心大笑,我也不自覺地會心一笑,覺得他們仨的即興演出,是河岸最純真、最溫馨的風景。

那天,平台下再度傳來古拐聲,但是輪椅上只有老太太,沒有老花狗。

過了幾天,古拐聲也沒了,只剩大叔獨自在岸邊散步。發生什麼事了?許多不好的聯想在我腦海裡閃過,沒了老花狗追球的身影、老太太的笑聲,河岸竟是如此寂寞蒼涼。

又過了幾天,河岸只剩淙淙流水聲,沒見著他們仨的任何一個。我正想離開,古拐聲再度傳來。我往河岸一看,老太太跟老狗都在輪椅上。老太太消瘦了些,但精神不錯;老花狗的毛剃了,脖子上戴著手術後的維多利亞項圈,跑起來就像個移動式大燈罩,又把石頭上的烏龜嚇得躲進水裡,老太太又笑了,我也笑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能再見著他們仨真好。

一句好話
紀昭秀/聯合報
逃避挫折,

就會遠離成功。

 
 

 
訊息公告
 
 
 

 
台股UP? DOWN?下半年布局、策略一手抓
雖然市場空頭言論不止,尤其許多投資大咖與大師人物都跳出來發出預警,但國際股市上半年幾乎全面上漲,令金融市場下半年的走勢有如霧裡看花。到底誰能告訴我們未來方向?也許歐美主要央行的行動能為我們撥開雲霧。

向瑞典人學過幸福日常
「北歐最大國」瑞典是一個高福利、高所得、高幸福感的國家,但同時,它也是一個冬天見不到陽光、所得稅是薪水的30%、接收最多難民的北歐國家,又濕又冷的瑞典,如何創造出世界上最快樂的民族之一?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