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1/09 第5901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王正方∕夢老和尚如是說
【慢慢讀,詩】須文蔚∕暮秋 紅衣指柱蘭的還魂記
【最短篇】晶晶∕掛念

  今日文選

王正方∕夢老和尚如是說
王正方/聯合報

弘一法師在青島湛山寺的那段期間,夢參師父是他的侍從僧,每天生活在一起。夢老常說起那段日子:弘一法師平時不大說話,也很少出門……通常一個人在屋子裡看書、寫字、默坐;有時候送去的齋飯一點也沒動過。問他:「師父您一個人坐在那兒都在想什麼?」弘一法師說:「我在懺悔過去的罪業。」……

長途飛行,把椅背斜度定了位,塞上耳機,聽自己的錄音卡帶。傳來聲如洪鐘的男中音,字字句句鏗鏘有力:「我們佛門弟子不但要有愛心,更要有耐心。」略帶東北口音,「愛、耐」兩個字都念成「耐」。覺得特別親切,讀大學時我的幾個好友,講話都這個味道。

八十多歲的夢參老和尚講《地藏菩薩本願經》。我一下子就入迷了;因為老和尚的用語通俗、深入淺出、生動有趣,又不時以信眾的問題穿插著來講。

他說:「有人問我:老法師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位好師父,像您親近過的弘一法師、虛雲老和尚那樣的大德,那該多好呀!我說那幾位大德,你會把他們氣死的,你沒有那份福德。這個時代有一萬六千位大阿羅漢在世上,每天就在你身邊,你不肯親近他們。憑你們的福德,只配認識我這樣的蹩和尚。也算不錯了,再過幾年我走了,像我這樣的怕也找不到囉!」

他又說:有人問我「師父,您教我讀《地藏經》,看了經裡說的地獄很害怕,我不會墮地獄吧?」「你常想到地獄嗎?」「是啊!我常想到它。」「那你非下地獄不可。極樂世界,琉璃光如來世界,你為什麼不想?地藏菩薩在告訴你,造地獄業的人一定下地獄,你如果沒這個業,它就跟你沒關係。」

某次夢參老師父在台北,我們聞名去聽他弘法。聽眾擠滿了一屋,座上的老法師,方面大耳,耳垂大而長,鼻若懸膽,眼眶深陷,雙目如炬,嘴巴緊閉時像一道長長的橫線,兩條法令紋對稱而有力地直劃下來。聽完了開示,我們兩口子很自然地就皈依了夢老;之後有機會絕不放過親近老法師的機會。自己的修學淺薄、慧根低下,就湊在一旁聽他說法,回答信眾的各種問題。特別喜歡聽夢老說話,他隨便談一個題目,或看來是講一段閒話,事後細細回想,都寓意甚深。而且每回見到夢參老師父,總覺得好開心,這就是法喜充滿?

幾次之後師父就管我叫「老王」了。每次去看他總會賴在那兒好久不肯走,到了午膳的時分,夢參師父說:「留在這兒吃飯吧!」一桌子的素菜,老師父說:「老王,你就挨著我這邊坐著。」當然好,每頓飯就近聽師父說從前的事情:他的故事愈聽愈有趣:

「我小學沒畢業,十三歲跟父親吵架,是個小叛逆。我還是個獨兒子,就這麼跑了。因為塊頭長得大,十三歲虛報十七歲,考上了南滿鐵路警察,當起鐵路刑警來。後來在火車上跟人打架,就離開了。在北京出了家,去南方學華嚴經,講堂上的老師父講經,南方口音我一句也聽不懂。自己程度又差,看華嚴經連句讀也不曉得。混了半年,感覺實在沒趣,向老法師告假,老法師准了。但是我說:老法師,可是我心裡還是不想走!」

「老師父教我磕頭、拜懺,念〈普賢行願品〉,別人睡覺我就拜就念。老和尚再上課突然我就聽懂了一點,愈懂一點就更懂一點,往後懂的就深了,這就叫不可思議。後來學著講經,也算是一位法師了。這得要實在地求,真心誠懇的求,你會開智慧,但是如果你高興了,妄心妄想一起,會把智慧失掉的。」

夢老的涉獵廣,知識淵博。更熟讀中國文學名著,與我聊起《紅樓夢》來,很有見地,認為那是一部道書,勸人看破塵世的虛妄,〈好了歌〉就是這個意思呀!他說:「我在北京看過梅蘭芳演出好多次,他卸下了妝,那張刮了鬍子的臉是青的,化上妝看起來永遠是十七八歲的姑娘。這是叫你開悟的呀!外在的相貌是假,美嗎?九孔常流不淨,這樣來做不淨觀,對治你的貪慾。」

夢參師父在福州鼓山學法,上過虛雲和尚的課,印順法師是他班上的助教。學成後受戒成為法師,在山東青島倓虛法師的湛山寺裡負責對外業務。夢老師父說:

「一當上法師就有點飄飄然,每個人都要經過這個過程,生驕慢心。人家管我叫湛山寺的外交部長,辦交涉都派我去,一下子就忘了自己了。忘了自己,業障就會現起。」

倓虛長老有意請弘一法師來青島傳「戒律」,派他的「外交部長」去廈門敦請。夢參師父見到弘一法師說明來意,卻沒有得到答覆。任務完成不了,就留在廈門、泉州一帶的寺院掛單,曾在泉州的開元寺說法,有空就去向弘一法師作說服工作。半年過去,有一天他問弘一法師:

「有個問題我總想不透,想問問師父。」「你說吧!」「如果有許多信眾盼望一位大德給他們開示弘法,可是他不肯去,這算不算不如法?」「你這是什麼意思?」「沒什麼意思,我只是想不透。」

第二天清晨,弘一法師收拾好了行李,招呼夢參師父說:「我們去青島。」

弘一法師在青島湛山寺的那段期間,夢參師父是他的侍從僧,每天生活在一起。夢老常說起那段日子:弘一法師平時不大說話,也很少出門,只有從前的學生來了,他們在一塊說陣子話。通常一個人在屋子裡看書、寫字、默坐;有時候送去的齋飯一點也沒動過。問他:「師父您一個人坐在那兒都在想什麼?」弘一法師說:「我在懺悔過去的罪業。」

有一次在夢老的精舍喝茶,他突然對我說:「我覺著你這個調調,就像常去探望弘一法師的一個學生,想不起他的名字了。弘一法師出家前是李叔同老師,在杭州教學。」說的應該不是豐子愷,我沒有豐大師那麼漂亮的鬍子。但是聽到夢老的這個比喻,令我興奮不已。

年輕的夢參師父在北京雍和宮遇到幾位密宗師父,他就很想學密宗,認真讀藏文,一心要去西藏。他說:「那時候我的幾位老師都不贊成,可是我一意孤行,叛逆性一直很強,只要做我想做的。」在日軍占領區域,內地中國人禁止出境。他裝扮成西藏喇嘛僧,由上海乘船去香港、新加坡、加爾各答,自印度進入西藏。

夢老談起他的西藏經歷:「人家問我幹嘛去西藏啊?我說我想一生成佛呀!在西藏總共學了十年。成佛了嗎?都瞧見了,當然沒有。開悟了吧!有人一聽《金剛經》立即開悟,我天天念《金剛經》一遍,到了現在好幾十年,還是糊里糊塗地這麼耽誤著,也沒悟。沒那麼容易。回內地走的是旱路,一出西藏進了四川就被抓起來,說我是間諜反革命。後來判了我十五年,再加十八年勞動改造。放我出來的公文上寫著:事出有因查無實據。」

法庭沒有他反革命的證據,要夢參師父簽字反對佛法,說那是迷信,如果還俗立刻就放他走,師父不答應。他指著牆上標語的八個大字:「苦海無邊,回頭是岸」,說:「你那標語都用我們佛經裡的話,究竟誰在苦海裡面呢?」

夢參師父和其他犯人一同在青海、四川雅安等地勞動改造多年。他也曾心灰意懶,感到生不如死,自願給痲瘋病人服務。師父說:「那工作沒人肯幹,怕傳染。我倒願意,想著傳染了痲瘋病早點走也好。結果還是好好的沒病。」

和他同關在一個牢獄的人多到數不清,師父說一件事:「有個香港商人被判死刑,不吃飯整天在那兒哭。我說有個方法你用不用;念觀世音菩薩。他連問都不問就一心地念。念到第七天,外面要提他出去,嚇的以為是要槍斃了。我說這個樣子不像來槍斃人的,警察都沒來,應當心生歡喜,誠誠懇懇繼續念。結果說別人誣告,重新宣判無罪。回來的時候他的腳鐐手銬都沒有了。你說靈不靈?」

有人問:「他都靈,老和尚您為什麼還住監獄三十多年?」滿堂哄然大笑。夢老說:「是我念得不誠心,他用必死的心去念的,而我不是,那就對我不靈。另外是各人的罪業不一樣,有的人業報比較重啊!」

他說:「在監獄住幾十年,不准念經,不准拜佛,信心是怎麼保持的?皈依了佛遇到災難,還能信佛麼?苦是真苦,佛弟子不能因世間苦就失掉清淨的真心。有次又被吊起來受刑,我就觀想:假使人最初就是這樣,一天把你吊起來打幾次,你自然也就無所謂了。痛得昏過去,醒過來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有這麼一念心,使你度過一切災難。」

我問:「師父,就那一句話事出有因、查無實據,坐牢三十三年,多冤哪!」「冤嗎?這是我的業,要相信因果,人家說你在監獄耽誤了三十三年,所以我得再多活三十三年弘揚佛法。」

夢老出獄那年六十九歲,沒有任何寺院願意收容他,就去天津依附他妹妹、妹夫。他開始做小型的講經說法,聲名漸漸傳開;廈門的南普陀寺請他當閩南佛學院教務長;不久旅居美國的一位師父,請夢老遠赴舊金山傳法,廣結佛緣,他也曾多次來台灣開示;多年後,皈依夢參師父的弟子遍布大陸、台灣、太平洋兩岸。

去五台山探望夢老師父,他安排我們兩口子住在普壽寺附近的精舍。老人家說:「累了吧!先睡覺,睡好了吃飯,明天找輛車出去玩兒,頭一次來五台山就要玩兒個夠。」

老和尚住在精舍的二樓,每日清晨聽見他以雄厚的男中音誦經,有時候還吟唱一兩段。五點鐘天剛亮,山西北部的氣候清冷,他在院子裡作運動。

每日回來向夢老報告去了哪一台,一連幾天朝山拜廟參遍了五座台,我說:「今天看到一塊石碑,有徐霞客的一段話:北台之下、東台東、中台中、南台北、有塢曰台灣。原來五台山內也有個台灣。」師父說:「五台山是佛門聖地,盡虛空遍法界無所不包。很好,此行圓滿了。」

老法師囑咐我們去隔壁普壽寺「過堂」,又名「拜齋」,聽不懂;過堂就是為寺院大眾供養一餐。儀式隆重,一片肅靜,我們跟著大家做。回到房裡,太座窸窸窣窣從袖子裡拿出一只饅頭來。哎呀!齋堂裡的食物不能帶出來的,很不如法。向夢老懺悔,他說:「揣饅頭不算犯戒,沒浪費就好,下回千萬別揣稀飯,那樣會髒了衣服。」

出獄三十三年後,夢參老和尚於2017年11月27日,在五台山圓寂,享年一百零三歲。

【慢慢讀,詩】須文蔚∕暮秋 紅衣指柱蘭的還魂記
須文蔚/聯合報

荷葉生時春恨生,荷葉枯時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長在,悵望江頭江水聲。

──李商隱〈暮秋獨遊曲江〉


春日早就為島嶼注射慢性毒液

布農男子脫下山羌蹄印繡紋布衣

穿上密林的濃蔭露珠,野放

長久的眺望與等待賁張慾望成野兔

足音折返跑在胸乳與山峰間

恣意造訪情人綻放的百合如黃蜂

刺痛生之狂喜結伴禁忌交纏成百步蛇

尖牙濺出殉情者的諾言是鴆湯

我舒展的氣根一飲而盡

自此潺湲不絕的恨植入地心

光合作用成山林中無人沾染的芬澤


仲夏狠狠嘲弄島嶼佝僂的不堪一擊

患失憶症的清泉不再滋潤牧人

山羊的魂魄和山坡賽跑,一起

飛撲向遺忘祖靈的村落

木窗長年協尋不到屋主

石板屋是沒有碑文的墳墓

泥石流上飄零一艘

空無生靈的諾亞方舟

只有我守著一方地衣

傾聽巨石瀑布滅村時

撲殺盡山蟬哀悼枯桑的哀泣


暮秋我披上紅衣還魂於玻璃瓶中

不耐植物學家無菌的愛,總是夢見

水鹿交歡時滴落的嘆息

祭師揚起竹刺趕走颱風

黑熊分娩後淚珠的笑聲

獵人焚燒猴骨祈求天晴。如夢初醒

決心不讓世人欣賞最後一瓣舒展

堅決枯萎山林中無人嗅過的芬芳

教野兔悵望荒煙熄滅了的朝陽


●後記:報載台灣罕見的「紅衣指柱蘭」,由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蒐藏經理王義富在南部山區發現,經台大生命科學系林讚標教授鑑定,肯定是新種,其葉紫紅,花為「指柱蘭」屬。在莫拉克颱風後,野外棲地遭毀,所採集個體,一個壓成標本,其餘養在保種中心,以無菌組織培養法,能繁殖幾十株,但是移出瓶子就枯萎。

【最短篇】晶晶∕掛念
晶晶/聯合報
她喜歡完成的感覺。才剛放暑假,就把老師交代的作業全寫好了。畢業後,她在職場也是如此。上午能做好的事,她不會拖到下午。月初能完成的事,她不會留到月底。她討厭掛念還沒做好的事。所以她一直忘不了你,是因為你讓她無法完成心中的期望。

  訊息公告

無片名電影院!炒熱冷門片人氣
看預告片、上網找影評、和朋友討論……看電影之前,這些 前置作業已經成了現代人的必備功課。但,如果只給你提示,不告訴你要播什麼片子,你還願意去看電影嗎?

燕麥麵、紅麴麵…可以把營養吃下肚嗎?
市面上除了傳統的白麵及黃麵,舉凡燕麥麵、紅麴麵、蔬菜麵,甚至在義式餐廳常見的墨魚麵等,都標榜在麵條中添加健康元素,增加麵條的營養價值。只是這些添加物是否真的這麼神,吃這些麵條能獲得更多營養嗎?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